听音乐

2021.04.09 柴可夫斯基三大经典《天鹅湖》《睡美人》《胡桃夹子》交响音乐会

指挥:刘明

演出乐团:埃可森特交响乐团

演出地点:广州星海音乐厅

当天为了保存体力晚上听音乐会,特意拿了一天补休。白天在家休息了大半天,下午4点出门和老公早早去吃个晚饭。然后到音乐厅附近散散步。早早7点半就兴奋进场。8点正式开始。

跟随指挥的舞动,弦乐、木管、铜管、打击乐、色彩乐不同乐器穿插演奏、合奏、独奏,脑海不停想象各种场景和画面。从现实中抽离,全身心沉浸其中,心情跟着乐章时而滂湃、时而低落,很尽兴过瘾。

喜欢听CD的缘由

新购入的微单,功能太多,不太懂操作。直接拍个视频玩玩。有点意外其收音功能还挺好。为了摆到网页上,强制把2G文件压缩成58M,虽失真不少,不过还是很想借视频分享一点点听CD时的感受。

大约7岁的时候,老爸有一天下午和几个朋友抬了几个大纸皮箱回家。一看外包装有易碎之类的图案就猜到是电器啦。小孩子喜欢凑热闹,当然第一时间冲过去和大人一起拆包装。

拆开第一个纸皮箱后,看到的是一台金属外壳、金灿灿的长方体和些电线、说明书。因为小时候老跟着老爸屁股,长期混在中年男人堆中,穿梭各种商场、电器城和淘街。 一看其熟悉的外观就知道是Hifi功放啦,再看看醒目的Pioneer标志,哇塞,传说中的先锋,居然出现在我家。兴奋死我了。

92年的时候,第一批外企人员工资每月大概600-1500RMB。一台中端日系品牌功放或者CD机就要2-3K。一套下来最少都7,8K跑不掉。虽然有点小贵,但还是有不少发烧友会咬咬牙购入。那时候马兰士、安桥、天龙、先锋、YAMAHA、JVC、松下、索尼……百花齐放,各有其支持者。烧友们聚会,你一句我一句,热闹非常。

轮到开第二个纸皮箱了,是一台黑色的、外观非常精致的CD机,还配有个小巧可爱的遥控。牌子则是大名鼎鼎的JVC。 心跳再次加速。心里默念:帅呆了帅呆了。

跟着迫不期待要看的当然就是音箱啦。我都分不清是惊喜还是惊吓,是一对和我差不多高的8寸落地音箱。不过只有个框架,高、中、低音喇叭和喇叭线都是后来慢慢接上去的。那堆男人前前后后折腾了两、三小时,才把所有器材组合起来。然后反复设定和调试。

等呀等、等呀等。终于在晚饭前正式播放第一张CD:蔡琴 – 老歌。

老爸轻按CD机上三角键,光盘托盘慢悠悠地弹出来,然后轻轻打开CD盒,再轻轻把CD放到托盘上。按多次三角键,让托盘把CD送进机子里。最后按播放按钮,动人的音乐随即在房间里飘扬起来,萦绕每个人的身边,被优美音乐包裹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。(音响的声场足够宽广、就会有这种美妙的感受)

这种乐趣是会上瘾的,因为自那天起,我每天放学回家第一时间就是去洗澡,然后就像只大懒猫那样摊在大厅的沙发上享受Hifi音乐。每张CD都会配个小画册(内有演唱者写真和每首歌的歌词)写真的色调、意境都是和该张专辑的主题相匹配的,一边欣赏美照、一边听歌、一边跟着哼。所有元素在音乐的带动下,瞬间融为一体。那种沉浸感,会让你不知不觉在现实中抽离,暂时忘记那烦人的功课。全身心的投入于每个音符的乐音中,心随着旋律的脉动而雀跃。

刚听的几年,没有意识说要买谁谁谁的CD,反正老爸听什么,我就听什么。他主要是听香港80-90年代的流行曲,尤其喜欢陈百强、谭咏麟、张学友、邓丽君、邝美云……我小时候也是特别喜欢陈百强,觉得他的声音好清澈温柔,由于年龄太小不懂感情的东西,就算伤感的歌都听出很温暖的感觉。

有一天突然听到张日文CD,旋律好熟悉,但是一种从没听到过的风味,像在你耳边轻声低吟,暖彻心扉。这个人的名字好特别,四个字的,叫玉置浩二。80、90年代,很多港台歌手都翻唱过他的歌。听叔叔们聊天说,他和中岛美雪养活了香港大半个乐坛,呵呵。只要听过玉置大叔的原唱,再听香港歌手的改编翻唱,香港歌手演绎的油腻感显露无遗。

《酒红色的心》虽然是99年的专辑,现在听还是很有味道,一点都不脱节。非常有格调。

视频中播放的是比较为人所熟悉的《Friend》,谭咏麟《酒红色的心》你们听得多,来品品玉置大叔的(02 ワインレッドの心 酒红色的心)。

05 夢のつづき (梦的延续) 这专辑我最喜欢的一首歌,细腻缠绵、慵懒而不失情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