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生活

封控区内的第二周

广州海珠疫情仍然严峻。政府骗下又三日,哄下又三日,连哄带骗就来了个16日。

其实封控区内的生活并没油管上说得那么吓人,就是有点闷。

周一至周五的时间过得好快,8点半起床,9点开电脑,边吃早餐边看邮件,跟着就开会、复邮件,12点半吃饭、午休。下午2点又开始开会、复邮件。到大概5点左右就下楼排队验核酸,顺便散散步、买买菜。跟着就回家洗澡、吃饭看电视。

由于已经在家呆了5天,到周末就特别想出去晒晒太阳、放放风。虽然政府不建议私家车出行,但照开出去也不会有交警或者街道人员拦截。就是周围都有不同形式的铁马、水马,要自己醒目点绕路走咯。

感恩在封控区内仍然能找到个适合放风的好地方。周围几乎没人,就是偶尔见到有一两个阿伯在捞鱼。我八卦跑过去看,发现那个鱼和市场卖的样子好相似。问了下是什么鱼,阿伯回答说,乌头。我问:是不是送去市场卖的?他说,是呀,每天能捞到十几斤,等会捞得差不多就送去市场。

我早就觉得奇怪,现在管控那么严格,市场那些活鱼是怎么进来的。现在谜团终于解开了。

眼睛吃饱了,跟着就当然是医肚子啦。管控边界,即使重重水马,也挡不住一众吃货的心。

根据民间海珠封控圈内生活指南。在美团下单、送餐地址标注昌岗达标水马。然后用跑腿码和黄战士在水马空隙相认。就能成功取餐了。交易过程鬼祟又搞笑,又是一个好特别、好玩的经历。哈哈哈。

又黄左

昨晚11点半刷朋友圈突然见到政府发布广州海珠区11月5-7号停止所有公交。无无聊聊刷下自己的码,果然又黄左。

虽然已经提前准备了充足的肉菜在冰箱,但疫情突然紧张起来,心真的有点慌。为了舒缓情绪,马上到楼下的便利店囤点牛奶、零食。我下去的时候已经12点多,但便利店还是人头拥拥,大家都顾不上用不用得上,反正囤了再算。老板娘放了罐大农夫山泉在收银柜旁。重复了好几遍说,这水是我的,我要留着冲奶粉,你们不要拿。反正气氛好好,好有参与感。哈哈。

其实上周再上周,由于楼下有一户邻居疑似阳性,我已经在家办公了一周。所以只要到周五,都习惯性带Laptop回家以防突发情况。这周也不例外。反正无论外面情况如何,依旧能安心在家办公,所以疫情对我影响不算很大。

今日周六嘛,最大任务肯定是要睡个舒舒服服的懒觉先啦。中午起来洗刷,看了下美团,发现好多常吃的店铺都停止营业了。最后找了个有点冷门的肠粉店点了个白粥和牛肉肠医肚。

睡饱吃饱后,就换衣服下楼去尊贵的黄码区验核酸。这黄码区真的很尊贵,吹着冷风,站着干等,等了两小时才搞定。我已经穿了加棉的卫衣、牛仔裤、短靴,但还是感到好冷。回到家,开暖气吹吹才稍微缓过来。

精神性离职

自8月底到现在,很少更新的原因是因为我被调了去个新部门接了新工作。由于工作强度大,而且很粘身。下班后几乎都没体力、精力干其他事情。周末亦是,宁愿在床上躺平放空,也不愿意起来玩手机、看电脑。

其实接了新工作已经两个多月,业务基本上都熟练起来,没什么大问题。和新领导、新同事也相处得挺融洽。和客户、国内、国外同事撕逼都撕得很畅快。但可能由于不是心甘情愿主动想去做的原因,心情还是不怎么好,常常感到压抑。每天就是机械地完成本职工作。表面上依旧礼貌、乐观甚至有点积极,但内心就~~~骗到人,骗不了自己。

实不相瞒这两个月里,有多次考虑过辞职,但裸辞,年轻时或许可以,现在真不具备这个勇气。

无论读书还是工作,我向来没什么规划。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但能在实践、体验中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。在两、三个行业浸泡过后,最终选了自我感觉最适合自己的行业、工作。

跟着每次跳槽就按行业里世界排名高的靠拢,工资和能力就自然而然得到稳步提升。我这种能力一般、学历一般、运气一般的人找个强大点、稳定点的码头就可以比较舒适点咯。所以等明年5月这边的工作搞定后,回到原本的部门。时间多了,就可以再出去看看有没更合适的码头。

无题

最近,因为家人入院和工作上的变动。忧郁了足足一个月,每天心都在滴血,想哭但哭不出。仅仅有两次在和老公在吃晚饭聊起近况时,忍不住突然爆哭。
其实状况一天天在变好,思想上说服了自己要接受新环境的改变,行动上也努力去配合。但情志上还是耿耿于怀。
一个月前换了部门,现在的新工作变得很缠身。中秋休息三天,每天早上10:30都要起来复邮件。平时也要留意下工作群有没什么突发情况。
所谓的休息,也没完全休息。
工作好累的时候,偶尔也会有转工的想法。但当静下来认真思考,还是算了吧。现在虽然大环境不好,但单位吃了疫情的红利,近两年工资、奖金、福利等都挺可观。和同事相处得也愉快。还是继续熬熬吧。